那一年那一天,對他而言,是個很特別的經驗...

國小一年級的寒假,他與家人一起回到了爺爺家,那是一棟三層樓的建築。

小孩子不懂得寒喧,拋開了禮數直接往樓上探索未知...

他沿著樓梯,上了頂樓書房。

 

 

書房很大,貼壁的書櫃取代了整面牆,也頂著天花板,矮小的他抬起頭,望著自己從不曾翻過的中外文書本,巨大的書櫃在眼前顯的森然莊嚴...

更讓他感到神秘的,是立於書房中間的鋼琴...

那鋼琴的亮黑,讓暖暖的房間顯得冷冽,震慑了他的一顆小小心臟。

 

他走著有些畏懦的腳步前去探索,先將椅子拖了出來,椅腳在地板上磨出了略大的聲音。隨後他坐了上去,掀開琴蓋,長條的紅色絨布遮著黑白色的琴鍵...

他想著,拉下這紅布就擺脫了最後一道關卡了,於是他的小手開始忙碌,輕輕的捲起布放置一角...

 

從此,他翻開了黑與白的世界......

 

 

眼前的鋼琴,彷彿一個威嚴的國王,他開始尊重起來....卻仍是不抵好奇心,食指按下了白鍵...

鋼琴的四方發出了聲音,淺淺的,飄飄的...隨後房間又恢復了寧靜。

 

孩子有些驚訝,他在電視上聽過,卻未曾如此立體,立體到讓他感覺這不是人世間的聲音。

 

他的右手食指一個琴鍵接著一個琴鍵輪流按著,聲音隨著位置不同,有點爬階梯的意味。

他好像抓到了什麼遊戲似的,腦海裡回憶自己聽過的電視卡通音樂,他想試著把那曲子『按』出來...

 

這個階段,是靠摸索的,他敲彈出雜亂無章的東西,不過卻從這片雜亂裡,記著正確的聲音位置。

 

因為喜悅,所以有了耐心,漸漸的食指的動作,從『按』變成了『跳』...

他就這樣一直玩了下去,慢慢的,那一首卡通主題曲,彈出了些雛型...

 

爺爺走了上來,靜靜的看著,沒有生氣,也沒有竊笑,就是融入這氣氛觀察著,彷彿看出了這孩子的禀性。他是退休的音樂老師,鋼琴也跟著他一起退休,今午難得有人陪這一台琴,讓這老琴重新開唱,他心下也覺得怡然...

孩子轉頭見著了爺爺,右手就停了下來,有些窘。

爺爺笑著走了過去,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大屁股輕輕撞了小屁股,請他移過去,孩子覺得有趣,笑嘻嘻的滑往右邊,兩人一起坐著...

他知道,爺爺要表演了。

 

孩子一連串叫出了好幾首連續劇的歌,要爺爺彈奏,爺爺沒聽過,也只能硬著頭皮彈,甚至爺爺知道的卡通也不多,於是奏了幾首以前教學生的童謠曲子。

接著爺爺翻出了鋼琴椅底下的琴譜,表演了幾首初學鋼琴時的曲子『筷子』、『天鵝』、『匈牙利舞曲』等...

 

風將窗簾吹成了傘型,彷彿隨著古典舞曲裡的雍容華貴,舞蹈起來一般...

孩子也聽的不亦樂乎,他似乎不同於一般小孩子對於音樂的領悟性過鈍,反而潛藏天份...

 

爺爺想挖掘這孩子的慧根深淺,於是思考了下一首曲子...

『乖孫子,爺爺彈一首流傳一百多年的歌,你聽看看,怎麼樣?其實這才是鋼琴想要發出來的聲音喔!』

孩子略懂得點點頭,往後挪了半個屁股,讓爺爺便於揮灑雙手。

 

爺爺想了一會兒,心下點燃起一股熱情,他知道這一首曲對這個孩子而言是拋出一個風向球,探知這孩子知性的多寡,所以他將再次投入感情演奏...

因為他必須帶著他,走進這個領域...

 

他先用左手探了路,試試自己的和弦是否依然熟練,右手在琴鍵上虛虛晃著,彷彿準備完成...

爺爺吸了口氣,時間有了一段空白,心緒彷彿醞釀起來,眉頭有些緊蹙。連空氣都變得有些凝重,一旁的孩子也感受到了不同的氛圍...

 

窗外的太陽西斜,黃澄澄的日光照在地板上,琴聲緩緩響起,是Franz Liszt 的 Liebestraum

 

他看見一雙大手,在白鍵與黑鍵之間跳躍,四周卻降下了天上的聲音...

孩子感受到音樂中的柔和,柔和中有點悽酸,悽酸中夾雜哀鳴,哀鳴裡隱藏亢奮,那僅存些微的亢奮又墜入沉寂...

 

強音與弱音的轉換力道,讓音階越爬越高,越爬越高...

然後在一個至高點搖搖欲墜,隨後只聽見那摔落地面,粉身碎骨的散音...

 

接續而來的不是琴聲,而是一段空白,如湖面上的莫名沉靜。靈魂在這湖面上停止飛翔.....隨之躍起,掀起一波漣漪,又回到最初柔和的主旋律...

 

孩子他不懂,世間上的浪漫與愛情的悽酸究竟是什麼?但即使他未曾接觸過,卻也感受出這首曲子裡的酸與甜,繽紛的情感如陷入漩渦般的捲成了細絲,絞在一起,然後散放於這書房裡... 

他的心中有點悲,儘管他還不懂得為這股悲流淚,但是一直到將來的某一天,他終將得以領悟...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年這一天,爺爺過世,他到了大學畢業的年齡...

 

他們一家人回到了這房子參加家族的聚會,當年的樓房側面已爬滿藤蔓,一股濕氣染上了洗石子外觀的牆。幾扇沒了玻璃的窗戶格子,用報紙與書頁貼著,牆與地裂開的縫,是竄出頭的雜草...

過往的盛況不在,僅存腐蝕與凋零...

幾位家族的兄長們,在大廳裡對話,聲音紛雜,眾人的嘴比耳朵還忙著...

 

『這房子,恐怕將要拆了,最近有人相約著改建...』

『唉...改建之後,對我們有利嗎?』

『我們要討論的問題不在改建,而是現在怎麼分配爸爸的遺產...』

他聽著大人們的講話聲,心下一股濃烈的厭惡,不想參與這些話題,單獨往三樓走去。樓地板發出了伊呀的聲音,像似崩塌前兆的吶喊,他也沒在意,只是想著爺爺若是仍在世上,會對爭取自己遺產的孩子怎麼樣的嘆氣呢?

 

樓房不再新穎,地板上堆積著灰塵,當年的書櫃依然聳立著,只是書本有些泛黃...

 

他開起窗戶,風和夕陽一起進來,光線依然印在地板的同一個位置上,熟悉的情景再現,彷彿爺爺也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自己似的...

 

鋼琴被整塊遮布蓋著,它吸了口氣憋住,奮力掀起...

灰塵在光線中翻滾著...當年的鋼琴現身。

 

自從他當年與這台琴的偶遇之後,他被家人強迫接受訓練,這種被強逼的訓練與最初玩琴的喜悅感,是天差地遠的,甚至他極端的懷念那個純真的,一隻右手食指玩著琴鍵的自己...

不過他的技術,就在那個苦痛的訓練中琢磨出來,雖然他的父母證實了他的確是有天份的,只不過他認為這是爺爺發掘的功勞,而不是父母親...

 

而且,這樣的音樂,他一點都不覺得快樂...

小時後第一次接觸鋼琴的興奮,他一直苦苦的試著尋回...

 

 

或許這個房間對他而言,正是找回對音樂最初衷的喜悅感的地方。又或許,爺爺的演奏能夠幫上他...

他搬出了鋼琴椅,坐上。掀起琴蓋,那條紅色的絨布皺了許多,濕氣的襲擊下琴音也不對了...

一切都顯得無比枯萎,無比凋零...

 

他閉上眼睛靜思,想著過去,企圖尋回當年的心境,於是他對自己說...

『彈吧!那深切的過往,一切的回憶,思念的故人...全都在琴裡面...』

 

他舉起手,虛晃於空中,模仿當年的爺爺。也模仿起那首曲子,為了這模仿,這首曲子他苦練很久...

回過頭,假裝爺爺站在背後,靜靜的看著自己,或許這一場表演,是為了讓爺爺欣賞的。

他淺淺一笑,煞那間,時空彷彿已經回到了當年。

 

 

風吹起窗簾,地板上的夕陽飛過黑色的影子,是歸鳥。

這書房的一切彷彿沒變過...

 

他的指頭觸摸起琴鍵,同樣的Liebestraum 同樣的柔和,同樣的亢奮,但哀悽卻更重了。

 

樓下的大人們聽見了久違的鋼琴聲,停止了話題。那感覺就如同當年的父親在樓上練琴,眾人的心頭萌生感觸,一股懷念蔓延起來。

關於爺爺,或許所有的人都用口語追思,用契約協議過去,唯有他用鋼琴追憶...

 

鋼琴聲漸漸急促,當年的一雙小手,如今長大,變的細長靈巧。

他的內心深處不間斷的與自己對話起來...

 

『這裡要放輕...』  

『這一段要有滑過的感覺 。』 

『嗯...對了...爺爺也是這樣詮釋的...』

強弱音在情感深處崩開,回憶帶領著他,走入這最初衷黑鍵與白鍵的世界,一旁是當年的老爺爺...

如同過往的,那琴聲如上階梯般的上了至高點,依樣的搖搖欲墜,卻是如星辰般的墜落...

 

 

然後琴音回到了一樣的空白處......

 

『爺爺你在這裡嗎?這裡彈的和你一模一樣喔......』

 

隨著,演奏恢復於柔和,緩緩的在零碎中畫下句號...

他的雙手在結束後,仍浮於琴鍵上方,緩緩的沉下來...

 

然後彷彿聽見了爺爺的掌聲於背後傳來...

閉上眼,感覺椅子上,有個人和自己坐在一起。

 

轉過頭一望,是一個孩子...

他正用一隻右手按著琴鍵,彈著最熟悉的卡通歌曲...

 

原來在一煞那間,他看見了當年的自己。

 

『我終於找到你了!』

他笑著說。

 

 

 

 

 

 

全文 by 璐小夜

創作者介紹

璐小夜

璐小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