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2 Thu 2011 18:28
  • SHE

 Andrew Smith.jpg  

 

 

SHE

 

 

 

「妳喜歡紅色的這一隻,還是黑色的?」

 

我問著她,她笑著蹲在我身旁,貼近我左手臂的鼻尖吐過一縷與寒冬有別的暖暖氣息。

 

「紅色,牠的肚子和屁股很大,好像是金魚群之中最潑辣的一尾佼佼者。」

她瞇著眼笑,嘴角彎出一道可愛的弧線。

 

「所以,妳將牠撈起來,好讓這魚池的雄性金魚自在一點,是吧?」我笑著,伸出指掌間的撈魚紙圈,往那小魚池裡悄悄平移,逐漸濕潤的白紙淡淡轉換了顏色,一如我淺淺的喜悅於心底洇散了開。

 

「不!這一撈,倒是要那群雄魚們瞭解一件嚴重的大事,讓他們明白少了一個在耳邊碎碎唸的雌性,會有多讓人懷念!」

她的自信與傲氣,總是洋洋灑灑的在表現在她的話語之中。身為一個女人,她是不輕易在男人面前低頭的。

 

 

我笑了笑不再答腔,點著頭彷彿認同她的話,又或許是我狡辯不出不對的地方。

 總之,我是順著她的。

 因為,我喜歡她。

 

那是一種塞滿整顆心臟的喜愛心情,酸酸甜甜的感覺似水似漆的,滿滿地流淌在心窩內。但我只能暗暗地藏著不讓它溢出半滴來……

 

 

 

撈魚的紙圈五十元可以買三只,我們用著僅存的最後一只在淺淺的水池裡撈金魚。事實上我左手的小盆子內空空如也,一尾金魚也沒撈上,因此這最後一波紙圈網魚攻勢就顯得重要了,畢竟這牽扯上男人的自尊……

 

那紙圈才潛入水裡浸濕了不過十秒,很快的就讓我給弄破了一個洞。

我想,我還真是不適合這遊戲呀。

 

「這五十元大概是白白送人了,今晚一條金魚也撈不到啦…」

 我喃喃自語,眼角偷偷瞄著她,其實是渴望她聽了我的自艾自憐之後可以賞賜給我一點點慰問。

 

只見她一對靈眸像似審視著我又像似睥睨著,倏然的站了起身噘著嘴唇詭笑道:「算了吧!不知道是這些金魚沒福份和我回家,還是我沒福份和你養條金魚。總之這算是天注定的,我們到下一攤去逛逛,就當做不違背天意了…」

 

把責任怪罪於老天而不是我的技術太差,此時我也隱約明白她這話已經算是安慰我了。依她這類天性自傲的女子而言,回我這樣的話算是很寬容的。

 

 

空地上一攤攤的零食攤子與遊戲攤子,飄著烤肉味與兒童的嬉鬧聲。我目不暇給的看那懸吊著的獎賞玩具,每一個都像似在誘惑著我前去挑戰的挑釁者。

 這座廟口前搭建的臨時夜市,用鐵架吊串著數條電線,燈泡就懸在夜空中發亮,一顆顆的燈看過去就像一條鋪陳到遠方的路,風吹過之後牽連著電線的燈泡隨之搖晃。我喜歡從那裡走過,有種蒞臨倫敦大道的錯覺。

 然而,當一陣風刷過她秀髮的時候,我發現這樣簡陋的場景根本是不適合她的。她的美麗必須真正的走在夜晚的倫敦大道上,才能將那與眾非凡的氣質突顯在歐風式的浪漫輝煌裡。

 

一瞬間,我悄然發覺讓我心痛的事實……

 她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我怎能將她禁囚在我自戀的世界裡?

 

 我看著她,只見她的表情澹然如一,偶爾亮著一個淺淺笑容,像似應付著我似的,不斷地宣告自己「我很開心。」的表情。看著這樣的她,我反而更是黯淡了下來。

 

畢竟,是我邀約她出來陪她度過失戀的這段時刻。然而我卻反而有種她在陪伴著我的感受……

 不知為何,我原先的笑容都僵硬了。

 

 幾個攤販老闆用麥克風喊客的誇張嗓門在四處較勁,周圍則是人來人往的喧囂聲浪,他們的結合把這個臨時簡約搭設的夜市襯托的琳瑯滿目,好不熱鬧。惟獨我的心情沒有隨著起伏,反倒是沉謐了下來。

 

 「欸,你怎麼了?不開心呀?今晚不是你要約我來這個夜市走一走,散散心的嗎?怎麼你反而比我還憂愁?」

 她制式化的笑臉幾乎找不到她曾經失戀的露縫,倘若不認識我們的路人看過來恐怕會以為內心苦楚的人是我而不是她。

 

「也不是啦。我只是覺得妳好像……」

 我完全不知該不該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只怕說了,添增給她莫名的負擔。於是我把話吞了回去,那湧到了喉口中的一句話就像是在喉結上踩了急煞車一樣逆流了回去,不舒服的讓人嘔心。

 但她已經回嘴,把我尚未說完的話給補充填滿……

 「你是要說,我好像一點也不像是被人家甩的樣子,是嗎?呵呵呵,有誰規定被甩的女人就非得一張苦瓜臉在街上走的?或許世界上有這樣的人,但我不是,你可得記得喔。呵呵,最好是把這件事寫在你的日記本上……」

 

她的手指推移了我的腦袋,一幅自信滿滿的笑,那張臉簡直是她的招牌模樣。

 或許她說的沒錯。我反而期待看著她滿臉受傷的表情,幻想充當一位肩膀讓她依靠的男人吧?不過此刻,她的堅強使得我的肩膀毫無用途……

 頓時,我體認到自己完完全全地輸給了她的上一個男人。原來我的內心,正在歡騰的夜市裡面承受這股挫敗。

 為了把握和她相處的時間,我趕緊恢復笑臉。

 「走吧!我們再去下一攤拼一拼!」希望我這次的表現可以讓自己加分。

 她露出牙齒的笑容,宛如在我的這項行為上打了一個勾。

 

 

 夜市可供遊玩的攤子多不勝數,在十二月這樣的冷天之下,手持著烤魷魚和吉利果,並一邊打著彈珠或是堆疊賓果麻將。這樣不經節制的遊戲玩樂叫我口袋裡的零錢都快給掏了空。

 不過,她總是一旁觀看著我表演而已,笑嘻嘻的凝視著我打彈珠或是摸賓果麻將牌的動作,好像從那之中可以透視出我的禀性與天賦。

 而我的每一項遊戲,也都是為了奪得一些獎品送給她。我希望她可以因為這些夜市攤販賺來的玩具,心理有了我這個人。

 

「這次,我要把目標抓在這隻大熊上。」

 我刻意的喊出狙擊目標給她聽,亦是宣示著我使命達成的決心。希望藉著這一次的成功,把上一次撈魚失敗的面子給挽救回來。

 我看著拋圈圈的地攤上擺在最後方的泰迪熊,牠可愛的臉好像也在注視著我一樣。我心理暗暗燃起鬥志與野心。

 

是的,今晚就要用我最拿手的拋圈圈來拯救方才陡然出現的挫敗感。

 那隻泰迪熊高度幾乎和一個小學生一樣,如此大型的填充玩具,倘若真能拿到手送了給她,她的心理是不是可以完完滿滿地裝填上我的人呢?

 「你想要套那隻泰迪熊呀?不容易耶。」她的臉色驚訝,卻是更讓我期盼她事後拿到那隻玩具的驚喜表情。

 

「不會的,在投圈圈這個遊戲項目中…我的技術還不錯喔。」

 「好吧。不過呢……如果你抱著把那隻泰迪熊取下來送給我的打算的話,我只能告訴你不需要這麼做。因為…我家裡已經有了一隻……」

 我才領著一串蓄勢待發的圓圈圈,就馬上被她這句話給澆了冷水。

 

 真傻!我怎麼忘了,她的前男友也送過這一隻玩具熊給她。

我手上拋出去的圈子變得虛弱無力,宛若在空中軟了下來……

  

「沒關係,這隻若是拿得到,我要自己收藏。」有時候,我真受不了自己的嘴硬。

 

 她笑了笑,蹲在一旁手拖著臉頰,傾著頭看我,好像在查看我有沒有說謊似的。

「好呀。我等你套中這隻大獎,我們一人一隻睡在各自的家裡。」

「如果可以的話,我倒希望和妳家裡的那隻共住一個屋簷下。」我說完話,心跳的速度好像加快了好幾百下一樣,撲通撲通的在胸口震動。

她仍是笑著,沒有多說什麼,好像我的心她早已看透了。或許和我一樣在追求她的男人,在她身邊已經累計了一打吧?

 

頓時,我變得積極起來,每一顆圈圈都是經過密集思考與力道控制後才拋出手,每一顆都往最高處的瓶子丟去,卻也在那附近彈跳著,就是套不進去。

 

我彷彿在和她的前男友比賽較勁,認真的程度超越考駕照那時的專注。

「加油!套住泰迪熊這件事上我絕對不能輸給他……」我在心底深處吶喊。

 

 

 

不知是厄運降臨還是怎麼,我買了一串再一串,花了超過一千元了。

我仍舊投不進那個泰迪熊前面的瓶子。那股懊惱充斥了整個腦袋,其實那真的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我仍不願意放棄。

此時,她不再笑了。顏臉端正的看著我,凝神專注的看著這場兩個不同男人在不同時空的競賽。她睜眼展眉的表情如同在期待著,「她希望我贏。」但我越是投不進去心情就越是氣急敗壞,一片紊亂的前景讓我腳底發寒。

「算了,不要再投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別爭了,拜託。」

她的聲音流露出真誠,一反往常的自傲上揚音調。但這種同情卻更讓我覺得自己無用,我又再掏出五十元買了一串……

 

「不要再投了……我拜託你……」

蹙眉的她,眼角泛著晶光,一臉憂愁在臉上瞬間閃過。

我總算是看見了她今晚最真實的模樣。隨即她吸了口氣站起身,再返回原先的笑容,緩步走近我身邊。

 

「走吧。」

 

她牽著我的手,那是今年冬天,我最溫熱的一件暖身物。

我放棄了那一串未投完的圈圈,緊緊握住她幸福的手……

 

 

 

 

 

「老兄!」後方的老闆喚著我,倉卒迫切的聲音讓我回頭。

「這隻熊送給你怎麼樣?」

「真的嗎?」我大驚。

「是啦,反正我也快收攤了。明年廟會才會再來這裡做生意。而且你也花了那麼多錢在這,辛苦成這樣…拿這個獎品是應該的。」

「謝謝你了。」

我取過了他遞過來的大型泰迪熊玩具,心理有著滿滿的勝利。

「是不是送給女朋友的?我看你一個人在那兒自言自語的玩著圈圈……本來還在猜想,你是不是中邪了。不過,你大概是追女朋友追不到,失戀了才對吧?趕快去吧……」老闆轉轉頭頂上的鴨舌帽,一邊收拾攤位一邊對著我道:

「下次有空帶她過來吧,別老是一個人在逛夜市,會悶壞的…」

 

我看著他,笑了笑。

「好的。」

 

 

黃色的燈泡下,只有我一個人的影子。我看看手錶,這個時間的她,大概在那個舊情人身旁過夜了吧?

 

我留下了未喝完的吉利果與泰迪熊,一個人拖著孤獨的影子回去……

 

 

其實今晚…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在我身邊。

 

 

 

我只是假裝她在……

假裝自己捕捉著幸福……

 

 

 

 

 

  by 璐小夜

創作者介紹

璐小夜

璐小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shi
  • 不記得我有沒有看過這篇了.....再看一次,原來多奇寫情愛故事也如此的好~ㄎㄎ
  • 謝謝妳。以前在玩媒體專欄發佈過一次呢。
    原來Anshi也選擇了痞克邦,看見妳真高興。
    這個格子是當時要交差給出版社弄的,不過都沒在經營呀...雜草橫生...>"<

    璐小夜 於 2013/11/08 22:12 回覆

  • 悄悄話